《新风 北方的美酒》

个性鲜明的酿酒商们,能否可以提高北海道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低迷的经济、成为惠及地方的存在。通过“新风 北方的美酒”系列,我们将探索北海道产酒所拥有的力量和独特技术与食品之间的联系。

June 11

Special feature

《新风 北方的美酒》润泽地方希望的一滴

生长在积丹Spirit农园的越冬真柏(前面)边,吃着青草,稳踏大地的骏马=4月20日、后志管内积丹町

漫长的冬季结束了,灿烂的阳光洒在后志管内积丹町的山林间。4月20日,两匹马儿欢快地咀嚼着新鲜的青草、跺蹄踏响着大地。

去年5月开始酿造洋酒金酒的农业法人积丹Spirit(积丹町)以低成本将弃耕地还田,并尝试培育用于给金酒增香的植物。在2016年向町里租借乳畜农们撂荒的土地,已经还田三公顷。

金酒是一种用于调制金汤力或马天尼等鸡尾酒的高酒精度洋酒。就像京都蒸馏厂酿制的玉露等演绎“和风”的商品而闻名一样,以本地丰富的植物资源酿造的“手工金酒”,现在也获得了世界的瞩目。

最初,是由札幌的女性木工设计师向町政府提议“(像积丹这样)在四面环海,强风吹拂的英国苏格兰地区最北部,诞生了全世界认可的优质金酒。”所以作为振兴地方经济的策略而开始了金酒的酿造。由于当地还有野生的、酿造金酒不可或缺的香料杜松的近亲品种真柏等地利条件,积丹Spirit的岩井宏文社长(51岁)决定将造酒产业化。

积丹的融雪期较晚,(町政府的干部)说:“条件好的适合农业的用地很少。”虽然退耕地一带的土壤呈酸性和黏性不利条件重重,但是本行是农业经营顾问的岩井社长却凭直觉认为:“种蔬菜不行的话,种树或是香草应该可以。” 现在,已经种植了柠檬香草和神香草等八十种以上的植物,并且被用来给去年6月和12月发售的金酒“火之帆”增香。杜松树的种植试验也在挑战之中。

以北海道内屈指可数的海水浴场和特色海胆而闻名的积丹町人口不足2000人。松井秀纪町长(73岁)说:“町外的人酿造金酒,使町民们认识到了积丹的价值。”十分期待这个小小的蒸馏厂在今后家乡建设中能带来的效果。

该公司为了运营而募集的众筹(CF),已经从包括外国人在内的336人处筹得约2200万日元。该公司还计划从今年秋天发售的新商品销售额中,拿出一部分来修葺积丹町特产海胆的饲料藻场。

16年前还几乎为零的金酒(包括伏特加)的出口额,在2019年达到了34亿日元,即使在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2020年也超过了20亿日元,该公司现在已经计划向金酒的故乡欧洲出口。

近些年,来北海道各地发展的造酒厂、酒庄、威士忌蒸馏厂等络绎不绝。“好酒可以吸引客人的到来,也是地方经济再生的引擎。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向全世界发送『SHAKOTAN(积丹)』的信息。”岩井社长的远大志向,证明了这种在北海道内呕心沥血一点一滴造出的好酒蕴藏着无限的可能性。

next >>

积丹Spirit的金酒“火之帆”和用来增香的积丹产的赤虾夷松的新芽(左)

个性鲜明的酿酒商们,能否可以提高北海道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低迷的经济、成为惠及地方的存在。通过“新风 北方的美酒”系列,我们将探索北海道产酒所拥有的力量和独特技术与食品之间的联系。

Location

Shakotan Spirit

Special feature

自去年春天新型冠状病毒开始蔓延以来,北海道的清酒公司至今处境窘迫。为了摆脱困境,计划扩展海外市场的销路。虽然取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结束情况,但过去5年的出口量(包括北海道内免税店的销售量)在10万~20万升左右,仅占全部出货量的5%左右,可以预见还有足够的增长空间。

在北海道内有25家执着于酿造方法和使用本地原料的啤酒酿造商,例如享有高知名度而自豪的“登别地区啤酒鬼传说”等。除了这些充满个性的啤酒之外,烧酒也在逐渐初露锋芒。

北海道即是大麦的产地,又有适合原酒熟成等得天独厚的环境,因此不断涌现出利用当地资源挑战制作高品质威士忌的经营者。

作为日本最北部的葡萄酒庄而闻名的名寄市“森卧”。“森卧”的社长竹部裕二(48岁)坦言:“如果没有加入山葡萄血统的品种,就没法在这里酿造红酒”。

4月上旬残雪早已消融,在可以眺望到函馆街区丘陵上的葡萄园里,正在修剪酿造红酒用的葡萄品种“黑品乐”的幼苗。

为什么北海道现在不断涌现出酿酒企业呢?我们采访了熟悉北海道道产葡萄酒和威士忌的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农业研究院的曾根辉雄教授(51)(应用微生物学)

北海道各地开始致力于只此一方水土才能酿出的葡萄酒等彻底追求品质的努力。

このサイトでは、サイトや広告を改善するためにCookieを利用します。これ以降ページを遷移した場合、Cookieなどの設定や使用に同意したことになります。プライバシーポリシ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