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Kamuy(神威)大地的精灵们

正如阿伊努族语言中有著“神”的意思的“Kamuy”,透过在森林深处,湿地,大海等地活跃的野生动物的身姿,介绍四季变换的系列。第一回就是在野付半岛生活的虾夷鹿。
(文字,照片由钏路报导部的茂忠信负责)

June 1

Special feature

【连载】神威(Kamuy)大地的精灵们(31)翠鸟“清流宝石”求爱的季节

花苞开始萌芽的池畔翠鸟现身

进入4月,札幌市南区还留有残雪的一处坡地池塘边。春天的阳光让池塘的水开始回暖。“唧-、啾啾啾-”,伴随着尖锐的鸣叫声,翠鸟展翅飞起。

池畔,翠鸟在樱花或辛夷花含苞待放的树枝上紧盯着水面。下一个瞬间,以目光都捕捉不到的速度飞入水中,捉到小鱼。又回到栖息的树枝上,把叼着的小鱼在树枝上摔打几下后,一口吞掉。

春季,翠鸟来到以北海道东部为首的道内各地。它们的两翼之间至整个背部闪耀着蓝色的光彩,被誉为“清流的宝石”。5月是翠鸟的繁殖期,雄鸟将捕捉到的鱼作为礼物送给雌鸟。小鱼从雄鸟的喙中被传递到雌鸟的喙中,这种行为被称作求爱喂食。

当北海道林木的绿色变得愈发浓郁时,就能看到离巢幼鸟的身影。一个充满生命气息的季节就此到来。
(文章・照片:茂 忠信)

Location

Minami-ku, Sapporo

Special feature

高高抬起尾鳍,巨大的抹香鲸开始潜水。船上的游客们为这充满魄力的景象欢呼。

在十胜岳岩石嶙峋的半山腰寻找鼠兔时,与两只花栗鼠不期而遇。

为了在没有道路的知床半岛靠近海洋的地区附近拍摄棕熊,从斜里町宇登吕的港口乘船出发。

逃离盛夏的炎热,登上十胜岳山麓海拔千米附近的地方。在岩石嶙峋的陡坡上,随着“咯叽,咯叽”的叫声,发现了一只身长15厘米左右的鼠兔。

海獭宝宝很舒服地睡在妈妈的肚子上。它的胎毛还很柔软,还不能潜水。 海獭妈妈精心梳理着海獭宝宝的毛发。使空气被输送到毛发之间,在产生浮力的同时也能获得隔热性,以抵御寒冷的海水。当海獭妈妈潜入水中寻找食物时,海獭宝宝会安静地浮在水面上等待着她回来。

从北海道中部的室兰港乘坐观察海豚的观光船,前往喷火湾近海。海豚群从水面露出背鳍,悠闲地游出水面。突然,两三条海豚加快速度,高高地跃出水面。在夏天的繁殖期,雄性短吻海豚会跳跃出海面向雌性展示魅力。

被海雾笼罩着的北海道东部・钏路市大乐毛海岸。黑眉苇莺精神饱满地婉转鸣叫。

面向太平洋的北海道东部•十胜地区的一处悬崖上。确认到海面上候鸟的身影后,隼腾空飞起。

在礼文岛的海岸上,约100只鹬鸟集群飞翔。这些红颈瓣蹼鹬,体长约19厘米,它们是在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越冬,一到夏天就飞向北极圈的候鸟。

短尾鹱从繁殖地澳大利亚东南部迁徙而来。从北半球到南半球每年往返3万公里以上。它们会潜入海中捕食被鱼群追赶而浮到水面附近的磷虾。

在北海道北部的宗谷地区,绵延于幌延、丰富两町的佐吕别原野被虾夷萱草染成黄色。正在灌木上休息的大地鹬被飞来的小芦鹀惊飞。

虎鲸出没在北海道东部鄂霍次克罗臼町的海面上。虎鲸的最佳观赏季节在6~7月,能看到以家庭为单位的虎鲸群,有时还能看到由好几个虎鲸群聚集在一起的大族群。

5月,虾夷猫头鹰的雏鸟在树洞里出生,它们一个月左右就能离巢,一直躲在树荫里直到会飞为止。因为还不会猎食,所以吃父母带回来的老鼠等食物,一天天地长大。

北海道中部千岁市的郊外,有一家窗户很大的咖啡店,店铺庭院里设置了野鸟饲料台,顾客可以一边吃东西,一边观察飞来飞去的小鸟。饲料台上的坚果时常把附近森林里的虾夷栗鼠吸引过来。

清爽的微风拂面而来,在札幌市中央区住宅区到山中的步行道上享受着散步。从远处传来了“啾~”的鸣叫声,那是黑啄木鸟的声音。

冬季,在越冬巢穴里出生的两只0岁棕熊幼崽追在母熊的后面。因为和体重超过100公斤的母亲步幅相差太多,所以熊仔们小跑着跟在悠闲散步的母熊后面。

在绿意盎然,蜂斗菜的叶茎日益生长的北海道东部・白糠町的山里,遇到了今年春天出生的北海道赤狐的幼仔。

在候鸟迁徙中转地的宫岛沼,集结的白额雁在最高峰期可达到8万只。

このサイトでは、サイトや広告を改善するためにCookieを利用します。これ以降ページを遷移した場合、Cookieなどの設定や使用に同意したことになります。プライバシーポリシ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