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北方的美酒》

个性鲜明的酿酒商们,能否可以提高北海道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低迷的经济、成为惠及地方的存在。通过“新风 北方的美酒”系列,我们将探索北海道产酒所拥有的力量和独特技术与食品之间的联系。

June 11

Special feature

《新风 北方的美酒》润泽地方希望的一滴--“风土”备受好评

曾根辉雄教授

为什么北海道现在不断涌现出酿酒企业呢?我们采访了熟悉北海道道产葡萄酒和威士忌的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农业研究院的曾根辉雄教授(51)(应用微生物学)

■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 曾根辉雄教授

无论是创办酿酒厂的个人,还是为了制造日本酒或威士忌而进入的本州资本,都有一个共同的强烈愿望,就是“想在北海道制造”。也是因为北海道的风土条件(土地的特性和风土)受到的高度评价吧。除了盛产葡萄、酿酒用米、大麦等原材料,风景和自然环境也都无与伦比。

“人口稀少地区的振兴”“日本最北端”等,容易描绘出让海外和本州的人关心的话题故事,也是北海道产酒兴盛的一个原因。当然,也有以亚洲为中心在世界通用的“北海道品牌”的力量。

现在,为了不让这大好形式付诸东流,最重要的是如何牢牢地维持酒的品质。像在北海道举行的“葡萄酒研讨会”一样,对于准备新入行的人,传授技术和知识的努力必不可少。

希望酒厂、酒窖、威士忌蒸馏厂都能成为发展北方大地新兴文化的中坚力量。虽然受到了新型冠状病毒祸乱的影响,但是各造酒企业还是积极公开生产现场、和游客们互动对话、以及思考如何促成各地的山珍海味与美酒的最佳组合。在这些努力的积累下,肯定能创造北海道新的魅力,促进地域的活性化。

<< previous

Location

Hokkaido University Research Faculty of Agriculture

Special feature

自去年春天新型冠状病毒开始蔓延以来,北海道的清酒公司至今处境窘迫。为了摆脱困境,计划扩展海外市场的销路。虽然取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结束情况,但过去5年的出口量(包括北海道内免税店的销售量)在10万~20万升左右,仅占全部出货量的5%左右,可以预见还有足够的增长空间。

在北海道内有25家执着于酿造方法和使用本地原料的啤酒酿造商,例如享有高知名度而自豪的“登别地区啤酒鬼传说”等。除了这些充满个性的啤酒之外,烧酒也在逐渐初露锋芒。

北海道即是大麦的产地,又有适合原酒熟成等得天独厚的环境,因此不断涌现出利用当地资源挑战制作高品质威士忌的经营者。

作为日本最北部的葡萄酒庄而闻名的名寄市“森卧”。“森卧”的社长竹部裕二(48岁)坦言:“如果没有加入山葡萄血统的品种,就没法在这里酿造红酒”。

4月上旬残雪早已消融,在可以眺望到函馆街区丘陵上的葡萄园里,正在修剪酿造红酒用的葡萄品种“黑品乐”的幼苗。

北海道各地开始致力于只此一方水土才能酿出的葡萄酒等彻底追求品质的努力。

积丹町位于北海道中央向西突出的半岛上,以北海道内屈指可数的海水浴场和特产海胆而闻名。积丹町的小型蒸馏厂,利用本地丰富的植物资源,酿造出了“手工金酒”。

このサイトでは、サイトや広告を改善するためにCookieを利用します。これ以降ページを遷移した場合、Cookieなどの設定や使用に同意したことになります。プライバシーポリシ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