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 北方的美酒》

个性鲜明的酿酒商们,能否可以提高北海道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低迷的经济、成为惠及地方的存在。通过“新风 北方的美酒”系列,我们将探索北海道产酒所拥有的力量和独特技术与食品之间的联系。

June 18

Special feature

《新风 北方的美酒》第1部・挑战世界① 名门酿酒厂的信念

巴蒂斯·帕杰斯先生在德蒙蒂酒庄的葡萄园里巡视黑品乐的树苗=5月8日、函馆市

4月上旬残雪早已消融,在可以眺望到函馆街区丘陵上的葡萄园里,正在修剪酿造红酒用的葡萄品种“黑品乐”的幼苗。

现在5公顷的葡萄园,是由拥有近300年历史的法国勃艮第的酿酒庄园“德蒙蒂酒庄(Domaine de Montille)”经营的。葡萄栽培的负责人巴蒂斯·帕杰斯(Baptiste Pogès)先生(34岁)热情地说:“因为函馆雪少,树木冬天不会受伤,能培育出抗病性强的葡萄树。”

黑品乐原产于勃艮第,是该公司红酒的代名词。作为世界最高级的葡萄酒、罗曼尼・康帝的原料而闻名,以其细腻的风味和酒香让全世界的葡萄酒行家为之倾倒。但是,由于全球变暖导致气温上升,以致近年来勃艮第的收获时间提前等,使葡萄酒酿造的变革迫在眉睫。

北海道是受蒙蒂尔注目的新产地。日本本州的湿热环境无法得到葡萄酒所需要的适度酸味。该公司于2017年在函馆设立农业法人,为了改善葡萄园的排水,由法国企业和北海道大学研究人员共同开发出遍布地下的排水沟。预计2023年开始酿造,产品除了供应日本国内还将出口到欧洲等地。

本州资本也相继进入北海道,道内的葡萄酒庄园进入2010年后迅速增加。从09年的14家到今年3月末已达到了47家。北海道虽然是老字号葡萄酒庄园所选定的适合栽培地,但多位北海道内葡萄酒庄园的经营者表示“以前并没有酿造出享誉世界的味道”。

■品质提高,气候适合

后志管内余市町木村农场的木村幸司先生(44岁)怀念的说:“刚开始的时候,黑品乐就是个酸。只能酿出比粉色玫瑰还浅的淡淡的颜色。”

■勤恳的工作

木村农园与函馆葡萄酒(渡岛管内七饭町)和北海道中央葡萄酒,千岁葡萄酒庄园(千岁市)签约。成为自1980年代后期开始持续种植红酒用葡萄品种黑品乐的先驱。最初,生病的葡萄很多质量也不好。木村先生和父亲木村忠先生(71岁)精选出了适应余市的气候,抗病性强的葡萄树种。从选育的葡萄树种开始培育树苗,一点点地增加葡萄树苗,勤恳地重复着这种工作。为了保证质量和产量的稳定用了20多年的时光。

■“最佳场所”

全球变暖造成的气温上升也推动了生产。根据NPO法人Wine Cluster北海道(小樽)介绍,作为衡量葡萄栽培指标的北海道内4~10月累计温度从98年左右开始,进入了适合黑品乐栽培的1200~1389度。2010年以后几乎一直保持在这个温度带。

另一方面,山梨、长野等本州葡萄的主产地远远超过1389度,同NPO的阿部真久代表理事(47岁)认为“北海道已成为日本最适合栽种黑品乐的地方。”

此外,从98年开始栽培黑品乐的三笠市山崎葡萄酒庄成功地酿出了优质的葡萄酒,因此吸引来了志向高远的酿酒师。“如果在大雪寒冷的空知也能栽培黑品乐的话”,出身于长野县的曾我贵彦先生(48岁)于2010年在余市町开设了“Domaine Takahiko”。这是余市时隔36年来首次创立的新葡萄酒庄。

现在,曾我先生的2.6公顷田地全部用来栽培有机黑品乐。由野生酵母发酵酿出的代表作红酒“Nana-Tsu-Mori”已经销售到世界著名的丹麦餐厅“noma”。

■致力于培养后辈

在枥木县葡萄酒庄园工作的时期,曾我先生的上司、来自美国的布鲁斯·盖特勒(Bruce Gutlove)先生(59岁)也在岩见泽市建立了10R葡萄酒庄园。两人还致力于指导计划在北海道创办葡萄酒庄园的后辈。盖特勒先生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学校,在葡萄酒研究方面成绩斐然,谈起培养后辈的理由,他说:“由于北海道独特的气候,酿造葡萄酒的历史较短。若增加优秀的伙伴,反复交流意见,这样才会更早酿出优质的葡萄酒”。

两个人培养的后辈中已经有10组以上独立。学成出师的人才在各地从事葡萄酒产业,这也是进入2010年后道内葡萄酒庄园迅速增加的一个原因。

从4月开始,日本第一位获得世界最难获取的资格“高级侍酒师”的高松亨先生(26岁)开始在曾我先生手下学习。他震惊于曾我先生的葡萄酒所具有的风味和酒香之间绝妙的平衡,决定移居余市。

“我想一边酿自己的葡萄酒,一边从事将余市和北海道适合出口的葡萄酒远销海外的工作”。像高松先生这样的年轻一代在世界舞台上考验自己实力的时代已近在咫尺。

曾我贵彦先生(右)和高松亨先生在鉴定使用自家栽培的黑品乐所酿造的葡萄酒=4月24日,余市町

北海道内葡萄酒、威士忌等酿造厂相继开业。在“新风 北方的美酒”第1部分中,我们将致力于挖掘不断成长的在北海道生产的美酒为了提高品质所做出的努力。(连载五次)

<< PREV

NEXT >>

Location

The Wineries in this article

Special feature

自去年春天新型冠状病毒开始蔓延以来,北海道的清酒公司至今处境窘迫。为了摆脱困境,计划扩展海外市场的销路。虽然取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结束情况,但过去5年的出口量(包括北海道内免税店的销售量)在10万~20万升左右,仅占全部出货量的5%左右,可以预见还有足够的增长空间。

在北海道内有25家执着于酿造方法和使用本地原料的啤酒酿造商,例如享有高知名度而自豪的“登别地区啤酒鬼传说”等。除了这些充满个性的啤酒之外,烧酒也在逐渐初露锋芒。

北海道即是大麦的产地,又有适合原酒熟成等得天独厚的环境,因此不断涌现出利用当地资源挑战制作高品质威士忌的经营者。

作为日本最北部的葡萄酒庄而闻名的名寄市“森卧”。“森卧”的社长竹部裕二(48岁)坦言:“如果没有加入山葡萄血统的品种,就没法在这里酿造红酒”。

为什么北海道现在不断涌现出酿酒企业呢?我们采访了熟悉北海道道产葡萄酒和威士忌的北海道大学研究生院农业研究院的曾根辉雄教授(51)(应用微生物学)

北海道各地开始致力于只此一方水土才能酿出的葡萄酒等彻底追求品质的努力。

积丹町位于北海道中央向西突出的半岛上,以北海道内屈指可数的海水浴场和特产海胆而闻名。积丹町的小型蒸馏厂,利用本地丰富的植物资源,酿造出了“手工金酒”。

このサイトでは、サイトや広告を改善するためにCookieを利用します。これ以降ページを遷移した場合、Cookieなどの設定や使用に同意したことになります。プライバシーポリシ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