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100周年、知里幸惠女士再次受到矚目 電影也正式開拍

迎來逝世100周年的知里幸惠女士

出身於登別市,明治、大正時期的愛努文化傳承者,知里幸惠女士 (1903年~1922年)將於2022年9月迎來逝世100周年。今年除了將正式開始以知里幸惠女士為主題的新作電影拍攝之外,登別市內的「知里幸惠銀之露紀念館」也計劃舉辦紀念活動。其著作多國語言版本的公開也在進行中,預計將有20種以上的語言版本。近年來相關書籍的出版也很多,能接觸到幸惠人生態度的機會也在增加。2022年或許將成為知里幸惠女士的功績有望再次受到矚目的一年。

由知里幸惠女士撰寫,表達對祖先與同胞思念之情的「愛努神謠集」的「序」正迅速被翻譯成多種語言,至今已達24種語言。銀之露紀念館官網上登載著愛努語與法語等19種語言的「序」。預計2022年將引入更多語言進行介紹。紀實文學作家石村博子女士將於2022年9月在該紀念館發表關於幸惠的演講。

https://www.ginnoshizuku.com/

在北海道北部的東川町,企劃了以幸惠為原型的電影「神威的嘆息(暫定)」。出生於札幌的電影導演菅原浩志先生將於2022年7月開始拍攝,目標是在2023年上映。

近年來,有關知里幸惠女士書籍的出版也在增加。「知里幸惠物語 拼命傳達愛努『故事』的人」為介紹其生涯的紀實文學。由銀之露紀念館編修的學習漫畫「知里幸惠與愛努」也很受孩子們的歡迎。「下吧!下吧!降下銀色的甘霖吧!—來自知里幸惠『愛努神謠集』」一書將其概括成了童話。

金崎重彌先生

■投稿:銀之露紀念館・ 金崎重彌館長

知里幸惠女士作為「活在當下的女性」結束了19歲零3個月的生涯。1903年出生於登別,今年是逝世100周年,明年將迎來其冥誕120年。同時知里幸惠女士還作為曾任北海道大學教授的知里真志保先生(1909~1961年) 的姊姊為人熟知。

愛努民族由於明治政府的同化政策,被剝奪了生活的食糧,曾十分貧困。當時愛努族被歧視是司空見慣的,愛努語與其民族驕傲都被剝奪了。

幸惠也是在弟弟高央出生後,因為貧窮4歲就與父母分離,同祖母一起在幌別 (登別市)生活。之後,依靠如同其養母的伯母移居至旭川的近文。雖然進入了小學,但馬上就被轉移到了只有愛努民族的孩子們的新設立小學。

畢業後,雖然幸惠參加了旭川高等女子學校的考試,但未能通過。隔年,幸惠進入了旭川區立女子職業學校就讀,然而卻無法交到朋友,曾被告知「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幸惠在愛努民族深受歧視的年代生活,披荊斬棘。

幸惠在日記中寫道「我是愛努人。從頭到腳都是愛努人。哪裡有和人一樣的地方?!(中略) 因為是愛努人就不是人類,才沒有這樣的事。不都是同樣的人嗎。我為身為愛努人而感到高興。」這是所謂的「愛努宣言」。

1922年9月14日,在給父母的最後一封信中幸惠寫道「被賦予了只有我才能完成的重大使命,我感到刻骨銘心。那就是寫下親愛的同胞在過去幾千年間相傳留下的文學」「我將回到父母所在之地登別」。之後不久同年9月18日,幸惠完成了「愛努神謠集」的校正,結束了其短暫的一生。

「愛努神謠集」於次年1923年出版,至今仍是可在岩波文庫閱讀的長期暢銷書籍。該書也被作為學校的教材,幸惠的人生態度給予了人們極大的鼓勵。英語、法語、俄語等神謠集的多國語言翻譯也在進行中。

若大聲朗讀幸惠表達對祖先與同胞思念之情神謠集的「序」,便能感到力量湧出。幸惠於100年前許下的願望,現在作為原住民的權利得到了世界的認可。然而,至今困境仍在繼續。

在白老誕生的愛努文化復興基地「民族共生象征空間 (Upopoy) 」,人們對愛努民族的關心程度提高了。「在Upopoy 之後,還能來『知里幸惠銀之露紀念館』 (登別) 真是太好了」發出此類感想的人也很多。紀念館建成後,也曾擔心「依靠民間力量能維持多少年」,但在那些重視幸惠的人們的幫助下,紀念館迎來了第13年。對於迄今為止的努力,室蘭民報社的「室蘭人民城市・ 人活力大賞」,北海道新聞社等與共同通信社的「地域再生大賞」優秀獎,獲獎事蹟讓人感受到了鼓勵。年輕人的繼承將是今後的課題。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訪紀念館,學習有關幸惠的事。

(知里幸惠 銀之露紀念館館長金崎重彌)

■知里幸惠:首次將愛努神謠變成文字

知里幸惠女士於1903年出生於登別本町2的登別川沿岸,是父親高吉與母親Nami的長女。4歲與住在幌別的祖母Monasinouku同住,6歲移居至旭川之前在都登別市內生活。據稱其在登別生活時代習得了愛努語的基礎。

幸惠在旭川與在日本聖公會從事傳教活動的伯母,以及yukar(愛努英雄敘事詩)記錄者金成Matsu3人一起生活。14歲起在旭川區立女子職業學校上學,但因為是愛努民族所以飽受孤獨之苦。15歲時,遇見了研究愛努語的語言學家金田一京助 (1882年~1971年) 。幸惠被金田一發現文才,並開始撰寫神謠筆記。用獨特羅馬字標記並翻譯成日語的「愛努神謠集」成為愛努民族自身首個神謠的文字記錄。

1922年5月,為進行愛努神謠集的出版工作幸惠前往東京,但因心臟病於同年9月18日逝世,結束了短暫的19年生涯。在幸惠去世前寫的信中,內容充滿著要一生都在登別生活,寫下祖先們口述相傳文學內容的決心。

幸惠當初是被金田一先生埋葬在東京都內的雜司之谷墓園, 於1975年墓地被遷移至故鄉登別,現在被埋葬在登別市的富浦墓地。登別市內還有幸惠的弟弟愛努語語言學家知里真志保的墓碑。

Location

Chiri Yukie Memorial Museum

Related

このサイトでは、サイトや広告を改善するためにCookieを利用します。これ以降ページを遷移した場合、Cookieなどの設定や使用に同意したことになります。プライバシーポリシ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