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神威(Kamuy)大地的精靈們

正如阿伊努族語言中有著“神”的意思的“Kamuy”,透過在森林深處,濕地,大海等地活躍的野生動物的身姿,介紹四季變換的系列。第一回就是在野付半島生活的蝦夷鹿。
(文字,照片由釧路報導部的茂忠信負責)

June 22

Special feature

【連載】神威(Kamuy)大地的精靈們(34) 黑啄木鳥夫婦對幼鳥的舐犢之愛

輪流哺育幼鳥的黑啄木鳥夫婦

涼風習習之下,漫步在札幌市中央區住宅地到山間的步行道之間十分愜意。遠處迴響著黑啄木鳥「吱~」的鳥鳴聲。

聽到黑啄木鳥的鳥鳴聲心情愉悅了起來,前往森林深處,眼前便出現了「吱,吱」叫聲的黑啄木鳥。持續觀察就能看到牠們飛翔穿越在樹木之間,然後飛到一棵粗壯的松樹之上。當1隻鳥回巢同時另1隻鳥就會飛出巢穴,輪流孵蛋。為了不驚嚇到牠們,小心翼翼的取下掛在肩上的相機,拍下了1張照片後就悄然離去。

若漫步在北海道東部的釧路與根室地區的密林深處,就會偶爾聽見黑啄木鳥的鳥鳴聲。到了哺育幼鳥最繁忙的5、6月,為了嗷嗷待哺的幼鳥,無論是颳風還是下雨,黑啄木鳥父母都會孜孜不倦地來回運送食物,能夠感受到黑啄木鳥父母的辛勞。

到了6月中下旬,哺育長大的幼鳥們就會離巢而去。
(文章‧照片:茂忠信)

Location

Chuo-ku in the city of Sapporo

Special feature

高舉尾鰭,抹香鯨擺動巨大身軀開始潛水。船上的觀光客因這蔚為壯觀的光景而歡聲雷動。

為尋找鼠兔在十勝山半山腰的陡坡岩地之中移動,與兩隻花栗鼠相遇了。

為了在沒有道路的知床半島頂端附近拍攝棕熊,於斜里町宇登呂的港口乘船出海。

為了躲避盛夏的酷暑,爬上海拔近千公尺的十勝岳山麓。在大大小小岩石重疊在一起的陡坡上,伴隨著一陣「吱-吱-」的高亢鳴叫聲露出面目的是體長15公分左右的鼠兔。

正在母親腹部看起來舒服地熟睡的海獺寶寶。因為還是柔軟的胎毛,並無法潛到水裡。 海獺寶寶的毛髮正在被母親仔細地梳理。在毛髮之間送入空氣,給予浮力的同時也得到了隔熱性,以抵禦冰冷的海水。母親潛入水中覓食時,海獺寶寶靜靜地浮在水面等待母親歸來。

從北海道中央部室蘭港登上觀賞海豚的觀光船,向著噴火灣海域駛去。海豚群自水面露出背鰭,悠閒自得地游著泳。突然之間,有2~3隻海豚加快速度並縱身高躍而起。在太平洋短吻海豚繁殖期的夏季,雄性海豚會用跳躍來吸引雌性。

被海霧籠罩的北海道東部釧路市的大樂毛海岸。黑眉葦鶯(Koyoshikiri)歡樂地唱歌。

面向太平洋的北海道東部十勝地區的懸崖。確認到飛越太平洋候鳥身影而起飛的遊隼。

00多隻鷸鳥成群結隊的飛過禮文島海岸,正是紅領瓣足鷸(Akaeri hireashishigi)。體長約19公分,是一種在菲律賓等東南亞地區過冬,夏季遷徙至北極圈的候鳥。

短尾水薙鳥(Hashiboso mizunagidori)從繁殖地澳大利亞的東南部遷徙而來。每年從北半球到南半球往返飛行3萬公里以上。此鳥會潛入海中,捕食在魚群追逐之下浮上臨近海面的磷蝦(Okiami)。

位於北海道北部宗谷地區,橫跨幌延與豐富兩町的Sarobetsu原野被蝦夷萱草染成了黃色。在矮樹上休息的大田鷸受到飛來的小隻蘆鵐驚嚇,飛上了天。

北海道東部鄂霍次克羅臼町的海面上出現了虎鯨群。6~7月是觀察虎鯨的最佳季節,有可能目擊到被稱為群族(Pod)的虎鯨家族群體出現,甚至有時還會碰到多個群體集結在一起的超級群族。

蝦夷貓頭鷹幼鳥於5月出生在樹洞之中,約1個月後離巢,直到能夠振翅高飛之前都隱蔽的生活在樹蔭之下。尚不能獨自獵食的幼鳥吃著父母帶回巢穴的老鼠等,日漸成長。

在北海道中央部的千歲市郊外,有一間裝著大窗戶的咖啡廳,庭院裡設置了野鳥的飼料台,可以一邊觀察紛飛的小鳥一邊享受美食。偶爾也會有附近森林裡的蝦夷松鼠為了飼料台上的堅果而來。

在冬天冬眠巢穴中出生的2隻0歲小熊,緊隨著媽媽的身後。由於與超過100公斤的母親步幅不同,相比悠然步行的熊媽媽,小熊小跑步地跟隨在後。

在綠意正濃,蜂斗菜正日益生長的北海道東部白糠町的山中,遇上了今年春天出生的北狐小寶寶。

一到春天,侯鳥的翠鳥會遷徒到以北海道東部為首的北海道內各地。翠鳥雙翼之間的背部有著璀璨的藍色,所以也被稱爲「溪流的 寶石」。5月為繁殖期,雄鳥將捕捉到的小魚作爲禮物送給雌鳥。被稱爲求偶飼料的小魚會從雄鳥的嘴巴遞給雌鳥的嘴巴。

候鳥中繼站的宮島沼,在高峰期可集結高達8萬隻白額雁。

このサイトでは、サイトや広告を改善するためにCookieを利用します。これ以降ページを遷移した場合、Cookieなどの設定や使用に同意したことになります。プライバシーポリシー